w6gmk熱門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三百一十八章 繚讀書-yqlii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这位唤作魏缭的年轻人,对于战争有着自己的一番理解,他有着自己的强兵之策,有着自己的战争谋略,这跟兵法还是不太一样的,因为兵法所阐述是战阵,打仗的办法,可是魏缭所说的,更偏向与阐述战争,他是在解释战争,并且说出战争的实质,当初赵括曾谈论过政治与战争的关系,而如今,这位年轻人却又再次详细的对这一点进行了解释。
魏缭谈论国家该如何得到一支强大的军队,怎么样去进行征战,什么时候可以打仗,什么时候不可以打仗,包括耕地与户籍对战争的影响。赵括觉得,他不是一个将军,他更像是一个军事家。他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战争理论,有着一套成熟的军事制度,这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魏缭说道:“战争中一个将帅的指挥是非常重要的,将帅跟士卒之间,就要像心与四肢那样,协调一致,从而成为一个整体,方能谋略高明,果断的进行正确的指挥。”,他认为,一个将帅是否合格是要看他的指挥能力,指挥能力并不是永恒不变的,如果一个秦国的将军去往赵国,很可能就因为无法协调而导致大败,故而将帅和士卒之间是需要磨合的。
听到他的话,嬴政却是开口说道:“您说将帅需要跟自己的士卒磨合之后才能打赢敌人,可是武成君原先是赵国的统帅,他却带着秦国的士卒击败了联军,这您要怎么去解释呢?”,魏缭有些惊讶,虽然嬴政总是坐在这里上课,可是他在心里并没有太看重这位秦王,毕竟他太年幼,这些天来,他一直都是在观察着赵括,反而是忽略了这个小秦王。
此刻,听到秦王开口询问,他也不敢太过无礼,他俯身又一拜,这才说道:“武成君在征战之前,肯定是采用了什么办法来迅速的完成磨合,不然,他也不可能击败联军。”,赵括这才笑着说道:“他说的不错,当初我前往阴晋,想要通过统帅赵国军队的办法来统帅秦国的军队,却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采用他们最为熟悉的战略,这才完成了初步的磨合,而之后的大战,我是将战略告诉了两位将军之后,让他们独自作战,没有加以太多的干涉..”
魏缭忍不住的感慨道:“故而我说天下的将军没有能比得上您的。”
听着赵括与魏缭的对话,周围的弟子们发现自己完全插不了嘴,他们没有资格来进入这样的辩论之中,魏缭又继续问道:“武成君认为,秦国的军队强大的原因是什么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是因为制度。”
魏缭一愣,赵括这就有点抢台词,魏缭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我认为,秦国军队的强大,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是因为秦国的法制,因为执法严明,整齐统一,使得秦国的军队敢翻越高山,能渡河作战,能千里迢迢的去攻打坚固的城池,做到没有人敢阻挡他,对违背军纪,军令的人要施以重刑!严惩战败,投降,逃跑的将领和士卒,使上下畏惧,专心对敌!”
他说道:“除却法制外,还有就是要不断的改变自己的战术,让自己的战术变得更加的先进,我所知道的先进的列阵,有内向,有外向;有立阵,有坐镇….”,不知道为什么,赵括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兵马俑,因为他在脑海里按着魏缭所说的模拟着列阵的时候,他忽然发觉这样的列阵酷似后世的兵马俑的阵型。
魏缭又说道:“您从前跟他人谈论军事和政治的关系,我深以为然,我认为他们两者就像是植物的躯干和种子一样,所谓的战争,就是以强大的武力为自己的躯体,以政治为自己的种子,武力作为自己的外表,而政治则是实质…没有良好的政治,就不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而军事又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
“生产对军事有着最重要意义,想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就需要能治理好国家,要重视农耕,只有国家富强,军队才能变得强大,而没有强大的内政体系的国家是没有办法取得战争胜利的。”
赵括认真的点着头,对于赵括来说,其实魏缭所说的这些还真的不难理解,赵括读过很多的兵法,并且也参加过不少的战争,结合自己在后世所学的那些内容,魏缭所说的这些战略战术,可能还真的不如孙,吴。可是当赵括听到魏缭所说的经济战争观的时候,他就明白面前这个人非同小可。
虽然他的学说在赵括看起来有些稚嫩,可是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套想法,例如政治与军事的关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还有教育与军事的关系此类的,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还算是比较先进的,而最让赵括感到佩服的,却是他提出的《分塞令》,这是一种营区划分条令,规定各军分塞防守区域及往来通行原则。
又有《经卒令》,这是战斗编队条令,规定各军特有的军旗标志、士卒的行列单位及不同的行队单位佩戴不同徽章等。
魏缭的这些想法给了赵括一个全新的启发,他顿时想到了军衔。说起来,秦国的将士们,还是很容易区分的,通过他们的头冠就能分出爵位来,可是打仗的时候想要分清楚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毕竟在战时他们大多都不会选择去戴冠。赵括听着魏缭说完了自己心中的全部想法,这才点了点头。
魏缭看着他,这才笑着询问道:“您觉得我说的怎么样呢?”
“您说的很好…只是有几点,我想要为您来说明。”
魏缭一愣,这才说道:“请您说吧。”
“您提到了通过军事的办法来弥补政治,却没有提起用政治的办法来弥补军事,当初武安君尚且在秦国的时候,他攻打其他的国家,而应侯坐镇秦国,他通过政治的手段来向各国施压,离间…故而政治的权谋也是在战争中所不能空缺的一部分。”,赵括又继续讲了魏缭在几个方面上的不足。
包括他的战阵和战略,魏缭从来没有打过仗,况且他的年纪也并不大,这就使得他的学说理论并没有完全的成熟,还是存在着不少的空缺和漏洞,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人都是会成长的。在赵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的时候,魏缭却没有生气或者惭愧,他非常认真的记下了赵括所说的这些。
赵括打量着他,这才笑着说道:“明日,你可以跟我去拜访丞相。”,魏缭急忙拜谢了他,赵括这才让其他弟子们离开,自己留下了魏缭,看来是要继续去商谈这件事。在离开的道路上,昌平君对这位年轻人表现得很有敌意,他对秦王说道:“他先前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要指正出老师的不足,他只是想要让老师举荐他而已。”
嬴政却不以为然,他轻笑着说道:“拥有才华的人不想办法来施展自己的才能,难道还要等着上天来赐予他机会吗?我倒是觉得,他所做的并没有什么问题…父亲都非常的认同他的看法,那这个人肯定是有本事的。”,昌平君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看向了一旁的公子增,这才问道:“那个人说话有魏国口音,跟您一样,您认识他吗?”
公子增一愣,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我不认识他,不过,他口音的确是大梁的…”,几个人继续走着,公子增忽然又开口说道:“不过,即使从前认识,如今大概也是忘记了,我已经有些记不清母亲的长相了…母亲逝世的时候,我也没有能回去..跟父亲也是很多年都不曾相见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昌平君忽然变得有些沉默了。
嬴政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他急忙说道:“对了,父亲说你可以跟着我去家里住上几天…”,嬴政看着启,昌平君一愣,方才问道:“老师他真的同意了??”,嬴政笑了起来,“这当然,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像我那几个师兄,都是常年住在父亲的身边,跟他请教,包括我大师兄,那干脆就是在父亲身边混吃混喝,蹭了好几年的饭,他吃的还多…”
“咳咳…”,昌平君咳嗽了起来。
嬴政转过头来,正好看到韩非就站在不远处,他皱着眉头,脸色有些漆黑。
“啊,师兄,您怎么在这里啊?”
“你…你…你说..说谁混吃混喝?”
……
魏缭是魏人,他当初去拜见魏王的时候,魏王却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顾着跟龙阳君“吵架”,这让魏缭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也认为魏王不是一个值得效力的君王,便离开了魏国,他随后来到了赵国,在赵国,他听闻了赵王那恶劣的名声,随即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秦国。
通过秦国的迁徙民制度,他通过了审查,拿到了土地,甚至因为他认识文字的缘故,还进入了学室里来学习,他本身就是魏国的贵族,像他这样主动来投效的贵族,通常还是能得到不错的待遇,甚至如果他能表现出自己更大的才能,还可以留在秦国担任客卿,可是魏缭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是在打量着秦国的制度。
随即,他发现,秦国的耕战体系跟他的军事理论是最般配的。
为了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他终于想到要通过武成君的影响力出仕,他来到了赵括的学室里,可惜,他听课听的有些入迷,在这里待了四个多月,就是忘记了自己的本来目的,直到今天赵括谈起了仁义之兵,他这才惊醒,故意引起赵括的注意,想要让赵括能举荐自己。
赵括也明白他的想法,不过,既然他有才能,那赵括也愿意举荐他。赵括将他带到了吕不韦的面前,吕不韦看到赵括带来了一个年轻人,也是有些惊讶,而赵括却是笑着说道:“秦国有着很多勇猛的将军,却唯独缺少了一个制定军事律法,完善军事制度的贤人。”
“今天跟随我前来的魏缭,就是这样的人啊…”,赵括评价了几句,而他的评价的确很高,这让吕不韦对这个年轻人也有了很大的好奇心,年轻人顿了顿,知道这是到了自己的考核时间,吕不韦笑着询问了他几个问题,从秦国如今的军事制度,到秦国未来的战略,甚至到操练体系,到士卒的构成,军队的前进,战术的制定…
吕不韦从最初的试探,到最后,就是真正的在询问了,而无论他询问什么,魏缭都能回答出来,并且能让吕不韦和赵括都非常的满意。
这一切,都让吕不韦不由得感慨:真不愧是武成君所举荐的人啊。
这样的问答持续了很久,等到魏缭回答出了全部的问题之后,吕不韦这才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对他说道:“请您一定要留在秦国啊…国中有这样的贤才却没有早些提拔,这是我作为丞相的过错,请您宽恕。”,吕不韦做事还真的是不犹豫,吕不韦直接太尉下了一道命令,就将这个年轻人安排到了太尉的身边,去做了太尉的副手。
魏缭离开之后,吕不韦这才看着赵括,笑着说道:“我还需要更多的贤才来一同辅佐大王,治理秦国,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可以举荐的人嘛?”,这还是赵括第一次来举荐人才,吕不韦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赵括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说道:“昌平君,他做事认真,若是在底层磨砺一段时日,必定是有大成就的。”
吕不韦迟疑了片刻,方才笑着说道:“他是当今楚王的公子,将来或许就要回去继承王位,只怕秦国不能将他留下来啊。”
血战诸天 黑夜细雨
“他从小在楚国长大…我看他对楚王也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怕他没有心思要回楚国来继承王位。”
“对了,廉颇将军出走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嘛?”
“您觉得,我们能否将廉颇将军请到秦国来呢?”
ps:老狼要去打扫家里的卫生啦!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元旦快乐吧!
祝我的书友们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