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75章 常山反正,聲勢大振閲讀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谢文一亮出身份,太守颜杲卿的“反正誓师大会”顿时宣告了成功,常山郡上上下下的官吏,竟然没有一人提出反对意见。
为啥?
就是因为谢文可以“直达天听”!
这些常山郡的官吏,有多少安禄山的死忠,暂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包括太守颜杲卿、长史袁履谦这两位“首脑”在内,肯定大部分人是心向长安的,之所以投诚安禄山,那也是无奈之举,如果有机会反正的话,他们也是会选择重归大唐、平灭叛乱的。
不过,却有一个操作层面的问题摆在所有人面前……
如何取信朝廷?
你常山郡原本就是安禄山的治下,在他提兵南下的时候,基本上算是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投降,现在说要“重归大唐”……谁信?可别不是诈降吧……
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常山郡的官吏们,岂不是里外不是人了?
一句话,人生的污点,不是想洗就能洗干净的……
这也是安禄山提兵过境之后,常山郡上上下下一直保持“沉默”的一个重要原因,总不能我在“敌后”拼杀,朝廷却对我将信将疑吧?英雄不能流血又流泪啊……
现在,谢文出现,一切烟消云散!
他虽然不是朝廷的高官,甚至连大唐的官员都不是,但是他有一个“平叛总指挥”的亲叔叔!
有的时候,这种私人关系,非常重要,至少,谢文能够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地亲口告诉他叔叔!
具体到常山郡官吏“反正”一事上,等于给常山郡官吏开拓出一条“传递消息的途径”……
常山郡官吏反正了……
太守颜杲卿、长史袁履谦,率领常山郡官吏,与安禄山势不两立……
常山郡官吏在“敌后”截断了安禄山叛军的退路……
甚至,哪一位官吏真的奋勇作战,即便身死,只要消息,能够通过谢文传递到大唐中枢,也算死得其所,最少也能落下一个“朝廷追封”,甚至青史留名也说不定。
所以,谢文的出现,算是彻底打消了所有人最后一点顾虑,一提到“重回大唐、平灭叛乱”,倒是真有点群情激奋的样子。
有人说,咱们既然“反正”,就是要和安禄山、和叛军势不两立,纵然有淮南的文少爷作保,咱们也应该做出姿态、做出功绩,要不然的话,投诚安禄山一事,永远是一把利剑悬于头顶,所以,咱们需要军功,需要大量的军功,只有这样才能洗刷耻辱……
另外有人也说,你说的不错,谢副帅曾经有一句话流传天下,“只有敌人的鲜血,才能洗刷耻辱”,某深以为然,现如今,你我的情况,用上这句话,正当时!
还有人迫不及待地开口,不错不错,正是正是!既然我等与安禄山势不两立,我看,就不如将常山所有的兵丁汇集到一起,然后高举大旗,直扑范阳,只要能一举攻破安禄山的老巢,叛军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到了那时候,就算他安禄山真是什么七杀星君下凡,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黄瑞和李飞 姝寒
“诸位,诸位,且听我一言!”
谢文听着听着,冷汗都快下来了。
常山郡这帮人,也不知道是真实水平就是这样,还是“故作姿态”,现在表现得那叫一个狂热,恨不得现在给他把刀子,他就敢直接对着安禄山的十万大军冲锋!还觍着脸说什么要集合常山郡所有人马,和安禄山的叛军殊死一搏,这不是找死吗?
谢文听得真是心惊胆战,不得不赶紧拦着。
“诸位,我家叔父汜水侯,在登临天下兵马副元帅之时,曾经向全天下传递过号令,其中一条,就是专门针对咱们河北地的……
副元帅有令,河北各郡县官吏,不得与安禄山叛军硬碰硬,以骚扰为主,以保存力量为主,不以战场之上的成败论英雄,为此,还专门转达了十六个字,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诸位与安禄山叛军势不两立的心情,小子谢文感同身受,日后如果有机会面见我家叔父,一定原原本本地告知,断然不会让我常山郡的忠义,埋没在混乱之中!
不过,具体如何与叛军斗争,还请众位仔细斟酌才是……”
他这么一说,常山郡上下,全消停了……目的达到了,还折腾个啥?
他们之所以如此“叫嚣”,就是谢文所猜测的“故作姿态”,这些官吏,刚才还是投诚了安禄山的“伪官”呢,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就“重回大唐”了,就算是有谢文这条途径,能够把这个消息“直达天听”,他们也得做点什么才踏实啊,要不然人家谢文知道你是不是真的?
具体做啥?
喊口号!
这种事儿,不就是动动嘴皮子么,惠而不费,何乐而不为!?
而且还要喊得响亮!
越是响亮,就越是容易引起谢文的注意!
现在呢,人家文少爷已经看明白了,刚才劝慰众人的时候,还特意提出来,“不能让常山郡的忠义埋没”,已经算是做出了承诺……
行嘞,事情到了这个程度,正好,再喊口号就过犹不及了,万一人家文少爷当了真咋办?难道真的集合人马跟叛军硬碰硬去?别闹了,郡兵是个什么德行,谁心里没数?如何能够是安禄山麾下十万幽州边军的对手?说白了,会死人的!
颜真卿和袁履谦对视一眼,那叫一个无奈,袁履谦清了清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这里之后,才开口问谢文。
“文少爷,关于我常山郡下一步的行止,不知道你有什么建议?”
谢文一愣,赶紧摇头,“履谦兄,不是,袁长史,小子不过是借着家叔父的虎威信口胡说几句而已,有何尝敢越俎代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人打断了。
颜杲卿。
“文少爷不必妄自菲薄,
您毕竟出身名门,汜水谢氏,法武传家,早就享誉大唐。
颜某听族弟真卿说过,即便汜水侯身兼三使职,堪称淮南一地的一方诸侯,却也对谢家子弟要求得极为严格,据说到了年龄,就会直接投身淮南军中,从最基本的士卒做起,什么时候升任旅率能够统领百人作战,才允许退出淮南军,以谢家子弟的名义行走大唐……
文少爷既然能够从扬州出发,先至平原,后到常山,想必早就按照谢家的规矩完成了军中的历练……”
说着,颜杲卿抬起手,一指常山郡的上下官吏。
“我等,不过是把书读死了的书生而已,就算偶有佩剑提刀之人,也是慕豪侠之风学了一身血勇而已,哪里比得上文少爷你身在军中历练多年?
这么说吧,治理郡县、调解民生,我等自然不敢妄自菲薄,不过要是说对军阵之事,实在是力有所不逮啊……
文少爷须知,现如今国难当头,可不是计较什么虚礼虚名的时候,还请文少爷不吝赐教,一来能尽量保存我常山郡有生力量,二来,也能让我常山郡为平定叛乱,尽早出上一份力量!
颜某,在此,多谢了!”
说着,颜杲卿堂堂太守,在常山郡太守府的正堂上,当着一种常山郡官吏的面,站起身形,正冠抖袍,向谢文叉手一礼。
常山郡其他官吏,一见太守如此,也纷纷起身,叉手为礼。
“有劳文少爷了……”
“文少爷,国难当头,自当戮力同心,还请文少爷万勿推脱。”
“请文少爷不吝赐教!”
谢文连连摆手,“诸位大人折煞小子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谢文不想说也不行了,他也没有想到,曾经的天下盐铁使府的掌书记,竟然将谢家这点规矩给买了一个底儿掉。
现在再说什么不懂军阵之事,那就纯属胡说八道了,更不用说什么军中历练仅到旅率,擅长百人作战,不懂整体战略的废话了,毕竟谢三郎已经是天下兵马副元帅了,要说在他身边成长起来的谢文一点大局观都没有,也根本就没人信啊……
更不用说颜杲卿以堂堂太守之尊,竟然当众行礼,其诚意满满,让谢文实在没有不开口的理由。
“既然颜太守如此信重小子,那……小子狂妄,就胡说两句,若有不当,还请诸位大才不吝指点……”
常山郡众官吏一番客气之后,谢文这才再次开口。
“常山郡反正,最大的作用,不是击杀多少叛军的有生力量,而是截断叛军的运输线,切断安禄山与老巢范阳之间的联系,让叛军收尾难顾,为正面战场上击败叛军创造条件……
如何切断?
不能指望郡兵!小子虽然不知道常山郡兵的具体情形,不过想来也跟平原郡一样疏于训练,如果与叛军正面相抗,自然难以取胜……
还是要依靠大唐正规军,或边军,或淮南军……
弟弟情人 关静
现在淮南军远在汜水关,正与安禄山叛军舍死拼杀,自然远水难解近渴,可供期待的,唯有大唐边军……
我等在河北地,幽州军随安禄山谋反,河东军被安禄山用计消耗殆尽,唯有寄希望于更西一步的边军,陇右军!
谢副帅在号令天下之时,有一条命令,是专门下给陇右军的,要求陇右方镇在戍卫边疆的同时,派出一支偏师进入河东,伺机夺取太原,如若不成,便派兵围困的同时,再次分兵,前往井陉通道的西端驻守……
谢某有确切的消息,陇右节度副使郭子仪,统领上万兵马,已于上月二十一日成功攻下太原城,如今彻底光复河东全境,除了派人驻守河东之外,亲自率领八千陇右军驻扎在井陉通道的西端!”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朝廷光复河东了!?这可是好消息!
“消息确定吗?”
事关重大,由不得颜杲卿再多问一句。
“确定。”谢文傲然一笑,“攻破太原城的,乃是陇右兵马都指挥使,姓谢,讳方,正是家父!”
谢家第三代一共三个男丁,老三谢直不必多说,老二谢正一心读书,考中进士之后没有出仕,统领淮南三使进奏院,为谢三郎坐镇长安城,至于老大谢方,在谢三郎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早早就投身陇右从军,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然凭借军功升任了陇右军都指挥使,他,正是谢文的亲爹。
自从谢三郎在大唐崛起,谢家谱系,在大唐官场之中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在场的很多官吏都一清二楚,听了谢文为他亲爹张目,好笑之余再也没有一点怀疑。
不过也有机灵的,听了这个时间,不由得心中一凛。
上个月二十一攻城得手,现如今才七月初八,前后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消息就能跨越上千里抵达谢文的手上,更不用说幽州与河东之间还横亘太行山脉,太行八陉还有一半在安禄山的手上,这消息,咋传的?
怪不得人家淮南文少爷胆敢独自一人前来常山郡,不仅仅是因为谢三郎的威慑,也不仅仅是与袁履谦之间的交情,恐怕在他身后,还隐藏着一股不为人知的力量在保护他周全。
且不提机灵人看到了谢文背后的强横,只说颜杲卿和袁履谦消化了谢文带来的消息之后,顿时神色一动。
“文少爷的意思,是李钦凑?”他是安禄山的死忠,如今率领三千人马驻守井陉东口,正是他挡住了陇右军东进的道路。
谢文点头。
“不错,现在河东光复,朝廷平叛的陇右军之所以还没有进入河北地,就是因为井陉东口被叛军阻挡,一旦咱们常山郡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拿下李钦凑,解散三千兵马,就是为陇右军彻底扫平了进入河北地的障碍!
陇右军一旦东进,自然能够切断安禄山身后的运输线,对整个战局,大有裨益!
即便安禄山派人前来重新疏通运输线,有八千陇右军在常山,再配合上常山郡兵,即便面对安禄山的幽州边军,也有一战之力!”
颜杲卿和袁履谦听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双眼之中看出来一种兴奋,随后异口同声地说道:
“干了!”
天宝十一载,七月十一。
颜杲卿假借安禄山的命令召李钦凑,让他率部下到郡城接受犒赏。
李钦凑不疑有诈,天黑抵达。
颜杲卿派长史袁屡谦与参军冯虔等人,携酒食妓乐前去劳军。
李钦凑与其党羽被灌得大醉。
袁履谦手起刀落,将之全部斩杀!
七月十三。
安禄山部将高邈,从幽州征兵返回,颜杲卿等人故技重施,参军冯虔直接将其抓获!
七月十四。
安禄山派部将何千年从前线回到河北地,催促各地赶制填土的布袋,颜真卿知道消息之后,派崔安石与翟万德,以迎接为名,快马赶到醴泉驿,将之一举成擒!
由于路途远近不同,高邈和何千年,被一东一西抓获之后,竟然同日送到常山郡治藁城县!
一时之间,常山反正,声势大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